top of page
  • wsz08261

小野小町

Updated: Oct 20, 2020

在上一篇,我们采访了两位本土的年轻日本艺术品藏家,本周,我们又要开始新主题——人物的分享,有没有很期待?


本周第一位要分享的人物——小野小町,遥远平安时代的一抹芳魂。


另外,要向大家介绍新加入的小伙伴——sumizome墨染。旅日十年,长居关西,流连于京都的小巷和老店。爱日本史,也爱日本艺术和背后的故事,现居杭州。有兴趣可以移步她的同名微博,日更一条日本史或日本美术相关的趣事~


 

关于


关于小野小町的逸话,无外乎讲的都是她光耀绝伦的美貌和珠玉传世的诗才。她才貌双绝,对追求者百般嘲弄,极尽傲慢之能事;对自己恋慕的男子则毫无矜持,醉心于恋爱的快乐中,尽情挥霍自己的美貌,才气,和时光。在青春岁月后,终于失去了容身之处,潦倒流浪于山野,在寂寥中终此一生。何等令人感慨万千,物哀无常的女人啊!


江户时有小野小町九相图,起于身着十二单衣的丽人,经过临终,去世,巨人观,腐败相,鸟啄犬啮,诸相变化,最终结束在褪去一切的白骨相。以她大起大落的一生,来讲述无常变化的道理。

小野小町九相图


所以,如今讲到小野小町,大致总是这样一种印象——美貌有才,多情傲慢的女性,晚年零落无依,孤苦终老。在古今和歌集中收录的她晚年所作之和歌,正是她在终结前对其一生的感悟。


「花の色は移りにけりないたづらに我が身世にふるながめせし間に」


「岁月易逝,花色难驻,如今回首细思量。空蹉跎,只顾冷眼待人。却不想,长雨过后花已衰。」


京都丹后妙性寺庙 小野小町像


 

历史


可历史上的小町究竟是怎样的女性呢?实在并没有定论。小野小町的活跃时期大约在清和天皇—阳成天皇时期(858-884)前后,到《古今和歌集》成书时(905-912),其实已经是传说中的人物。何时出生,何时去世,是谁家的千金,和谁同过衾枕,都散佚不传,留下来的只有几首和歌而已。

女房三十六人歌合 (画)

小野小町鷹司房輔ら  江户前期 


古今名婦傳小野小町 豊国三代 安政6年(1859)


 

变迁


小野小町从全无实在记录的传说人物,到今天拥有各种传说谣曲为止,究竟经过了怎样的变迁呢。


首先给小町的传说定性的,应该是「玉造小町壮衰记」,成书大约与《古今和歌集》同期。壮衰记中的小町是这样的——「行路道旁,有一女子,容貌憔衰,左臂挎一残筐,右手提一破笠,颈上挎着巾袋,背上负着包裹。其名为小町。年轻时朝对鸾镜画眉,暮拔凤簪挑鬓,容貌不输唐玄宗的杨贵妃,汉武帝的李夫人。衣必锦绣,食必珍馐,衣有兰麝,口咏和歌,对众多男子傲慢如冰霜,一心想入宫为妃为后。可惜十七丧母,十九丧父,二十一丧兄,二十三丧弟,终于孑然一身。于是纵情于恋爱,日日夜夜,笙歌丝竹。晚年年老容衰,遁入野山。此事堪为人世警醒」

「賢勇婦女鏡『小野小町』」

歌川国芳(天保−弘化期 1843-1847)


这传说中的小町和小野小町并不是同一个人,但后世人将两人混为一谈,正如标题的“壮”“衰”两字所示,以美貌对衰老,以傲慢对潦倒,以富贵对没落,讲的是佛家无常的道理。

小野小町根付

相乐 十九世纪中期    

SZ FINEARTS

女房三十六人歌合 (画)

住吉広純 鷹司房輔ら 江户前期 

女房三十六人歌合 (画)

住吉広純 江户前期 


 

发展

    把这个传说再加以发展,就产生了中世到近世,一系列的小野小町主题戏剧作品。比如能剧当中与小町有关的有「卒都婆小町」「草纸洗小町」「鹦鹉小町」「关寺小町」「通小町」,另外已经失传的还有「清水小町」和「雨乞小町」,并称七小町。


七小町 葛饰北斋

小野小町草紙洗図 尾形光琳

蛤中洗草纸的小町

秀翁斋秀正 

十九世纪早期

波士顿艺术博物馆

鹦鹉小町图  胜川春章


其中「通小町」讲的是深草少将对小町一往情深,频频求爱,而小町却并看不上深草少将。于是傲慢的才女这样说道——“百夜。如果你能夜夜来访,持续一百日,那么也不是不可以见你。”于是深草少将果然在情热的驱使下,夜复一夜,到小町的窗外诉爱。


第一百日的夜晚,大雪纷飞,寒气彻骨,深草少将在半路上力尽倒地,终于没能完成百夜之约,饮恨而亡。深草少将也是虚构的人物,这是讲述小町多情傲慢的青年时代的代表作。

通小町 铃木春信


「卒都婆小町」则完全相反。讲的是两名刚从高野山结束修行的僧侣,在京外遇到了一名衣衫褴褛的老妇,老妇一脸疲态,很随意的坐在了损坏了的卒塔婆——供养高僧佛像的石塔——上歇脚。


▲ 

月百姿 卒都婆の月

月冈芳年


僧人上前指责老妇有辱神佛,随即与老妇展开了一责一诘的辩论。老妇虽然装扮破落,但机锋敏锐,辩才惊人,僧人最终被问到张口结舌,不得不服输。最后老妇起身说道——“看吧,这就是那个有名的小野小町,老去衰败的样子呀。”全剧的最末一场,是小町逐渐狂乱的舞蹈起来,显出被深草少将的怨灵附身的样子。两个灵魂一边争夺身体,一边狂舞,最后以小町道出人世无常,唯有悟道才是真理的点题而结束。是讲小町晚年衰老孤苦生活的警世作品。


卒都婆小町根付  正一

小野小町与两诗人图目贯 立民 

十九世纪中期 波士顿艺术博物馆


古今和歌集中还有一首小町的和歌,就以它来结束这篇文章吧。


「あはれなり わが身の果てや 浅緑 つひには野辺の 霞と思へば」


远处云霞,观之浅绿可爱,却是鸟边野火葬青烟。终有一日,我身也将化作春烟霞色。一念及此,可叹可感。

—完—

 

想收到关于日本艺术最专业的原创文章


请关注本公众号:日本美学




74 views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